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限制访问,文件加密软件可以有多大能耐?

2021年06月02日 11:55

导读:治理数据安全问题,时不我待!根据Ponemon研究所的报告,可以发现超过一半的单位都经历过由第三方造成的数据泄露,同时,超过70%的企业自认为给予第三方的访问特权过多。如今由于人为因素造成数据泄露的事件比比皆是,想要消除数据安全隐患,除了彼此订立保密协议之外,还可以通过部署文件加密软件落实数据防泄漏措施。


多数企业都认为自身的数据不会那么容易泄露,因此对于第三方访问的管控力度也就差强人意了,但根据调查,近一半的企业都在经历漏洞导致数据泄露的问题。早前REvil黑客组织团伙从苹果代工厂窃取苹果最新产品设计图,并以此为要挟索要“赎金”,该事件再一次敲响了企业对于第三方访问权限管控的警钟。事实上,超过半数的企业在第三方访问敏感和机密信息之前,都没有采取应答措施,对于第三方的访问安全和隐私做法不甚在意,既然企业员工对于第三方的访问疲于应对,那么又什么办法可以做到让服务器自己审核敏感的操作行为?又有哪些好用的加密软件呢?


事实上,目前市场上好用的加密软件,除了对企事业重要文档、核心数据进行加密处理以外,还能够实现应用服务器数据的安全保护。根据了解,国内某知名重卡品牌企业通过我们的防泄漏系统与公司内部的 ERP 等应用服务器的无缝整合,做到上传解密、下载加密,有效保障了应用服务器上的数据安全。在安装了我们的数据防泄漏系统之后,该企业在应用准入上的条件变得严苛,系统会对访问来源进行审核,一旦发现来源并没有安装相同的防泄密系统,就会将其认定为不可信任的访客,在这种情况下终端将无法正常访问受控应用服务器,即便是受信任的访问来源,企业方面也可以通过对在线阅读的网页内容进行安全设置,如禁止截屏、禁止复制等等,保障数据的安全性;防泄密系统还会对客户端访问应用服务器进行绑定连接,有效控制因为仿冒服务器而造成的数据泄密。


根据IBM和Ponemon Institute 2020年数据泄露成本报告显示,超过50%的数据泄露是由恶意外部人员造成的,另有超过20%是由系统故障和攻击造成的。在数据安全隐患难以彻底消除、数据成为核心生产资料的时代,好用的加密软件能为数据安全治理事业添砖加瓦,不是很好?


相关推荐

广东优联互通是只服务于深圳吗?

广东优联互通是服务于全球的互联网软件开发及运营的专业化、信息化科技的公司。

2020年08月29日 10:21

网易据悉已申请在香港二次上市,股票发行最快在今年下半年进行

5月5日消息,自今年4月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之后,爱奇艺、好未来等多家中概股也相继遭遇机构做空。加速了中概股回香港上市的速度。现在有报道称,网易已向港交所提交二次上市申请。有知情人士透露,网易已经与顾问进行了初步沟通。一位知情人士称,股票发行最快可能在今年下半年进行。由于相关信息不公开,知情人士要求匿名。知情人士表示,发行规模和时间表等细节尚未做出最终决定。网易的一位代表拒绝置评。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在线游戏和娱乐公司目前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为426亿美元。网易开发的游戏在中国很受欢迎,包括大热的《梦幻西游3D》和《荒野行动》。除游戏业务外,网易还提供音乐流媒体服务并运营一个自有品牌的电子商务平台。网易股价今年以来上涨了7.5%,同期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2.9%。随着疫情的到来,美股十年长牛基本走到了尽头,中概股将面临估值回调和被机构做空的风险,而选择两地上市已经是大势所趋。4月28日,路透社旗下IFR引述知情人士称,京东已以保密形式在香港提交上市申请,拟在香港作第二上市,预计最早在6月挂牌。目前,京东市值618亿美元。

2020年05月06日 15:06

共享单车“三国杀”再生变量,青桔单车获10亿美元融资?

10亿美元这一数字不仅刷新了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纪录,也引发外界新的猜测与想象。影响共享单车“三国杀”战局走向的,其实是单车之外的探索。沉寂已久的共享单车行业迎来新变量。4月17日,有媒体透露,滴滴旗下独立品牌青桔单车近日获得超过10亿美元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另一家国外大基金跟投。对此,《中国企业家》向滴滴求证,滴滴方面表示不予回应。据《中国企业家》了解,君联资本领投此轮融资,具体投资额和跟投方目前还不清晰。青桔单车目前的估值也是个谜。如果消息属实,这是青桔单车首轮融资,刷新了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纪录。在这之前,ofo是该纪录的保持者,2018年3月完成由阿里巴巴领投的8.66亿美元融资。目前共享单车行业从摩拜、ofo双寡头时代进入到哈啰、美团单车、青桔单车为代表的“三国杀”时代,不再单纯依靠烧钱补贴,行业也经历一轮涨价潮,正在逐渐回归理性,追求盈利。新资本的进入对行业格局会产生哪些影响?在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李开逐看来,此次青桔单车的融资对行业格局和行业盈利节奏不会有太大影响。“更多还是各自做增量”。李开逐告诉《中国企业家》。据《中国企业家》了解,哈啰单车在2019年年底也已完成新一轮融资。看似归于平静的单车行业,为何还能吸引大量资金加入战局?融资之谜君联资本在共享出行行业多有布局,投资过网约车公司神州优车、共享汽车公司立刻出行、共享电单车公司骑电单车等,对共享单车行业却是第一次出手。2017年8月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李家庆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还对共享单车行业存疑:由于大量补贴与投放,共享单车激发了部分不必要的骑车需求,当时他认为,最终商业模式能不能成立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一位投资机构人士分析指出,目前两轮出行行业已经告别烧钱补贴时代,到了拼运营和服务的时候,盈利也不再遥遥无期。同时,行业的政策门槛等也在变高,君联资本此时押注青桔,可能看好滴滴在出行生态上的资源,期待将来两轮出行行业出现一家独大的格局。君联资本的被投项目与青桔单车早已有合作,其投资的星恒电源专注电动轻型车动力锂电池领域,据公开报道,青桔电单车电池的首批供应商就有星恒电源,截至目前星恒已为青桔配套锂电池达成100万组。但除了领投方君联资本外,青桔单车此轮融资的其他参投方还没有揭开神秘面纱。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跟投方为一家海外基金巨头,本来准备注资给哈啰,在最后关头转投了青桔。也有投资人对青桔单车此轮融资提出疑问:这是不是滴滴在做品牌拆分之后,“自己投自己”?在此之前,滴滴自动驾驶曾拆分成独立公司,滴滴出行CTO张博出任滴滴自动驾驶公司CEO。张博表示,分拆自动驾驶业务是因为“希望跟汽车产业链上下游深度合作,包括能够吸引更多资源一起来推进和加速自动驾驶技术”。近日,外媒曝出软银投资滴滴自动驾驶公司3亿美元的消息。单车业务虽然没有拆分为独立公司,但在滴滴的版图中,其重要性正在进一步提升。4月17日,程维在公司战略会上表示,滴滴国内业务将进行双曲线推进,一条曲线以一站式出行平台为主,包括四轮车(网约车、出租车、代驾和顺风车)、两轮车(青桔单车和电单车)和地铁公交等公共出行。另一条曲线则以小桔车服、自动驾驶、金融、智慧交通等汽车全产业链业务为主,同时探索新赛道。在共享单车布局上,滴滴多次投资ofo,收购小蓝单车,于2018年1月上线青桔单车。之后,为了推广青桔单车,在限制投放的一二线城市,滴滴用青桔单车置换废旧的小蓝单车,2019年还曾被曝出违规投放。2019年6月,运营青桔单车的单车事业部与电单车事业部整合升级为“两轮车事业部”,由总经理张治东负责,直接向滴滴创始人程维汇报。单车被视为重要的流量入口和拉动增长的一环,背后也表现出滴滴对于增长的渴望。近日,滴滴提出颇为激进的三年目标,即“0188”,准备重新进入高增长模式: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没有安全一切归零;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此外,据《晚点LatePost》报道,滴滴成立了用户增长部,或为统一全集团资源实现这一战略目标。据《中国企业家》了解,去年滴滴日订单量约在2500万单左右,今年疫情对整个网约车行业都有打击,为实现这一目标,两轮出行承载的使命不言而喻。单车生意盈利可期?在新资本杀入背后,共享单车的生意已经撕下烧钱黑洞的标签。以美团单车为例,美团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前四个月,摩拜骑乘次数为2.6亿次,每次骑乘收入0.56元,共计收入1.47亿元;单车和汽车折旧3.96亿元,经营成本1.58亿元。据此算出当时摩拜单车骑一次的折旧成本和经营成本约为2.13元,远远超过0.56元。如果只按此数据简单推测,当一次骑行的费用超过2.13元时才可能实现盈利。2019年单车行业涨价后,部分地区摩拜的起步价涨至15分钟以内1元,时长费0.5元/15分钟。美团单车的亏损也在扭转。在美团此后的财报中,单车与网约车、买菜等一起被统计为新业务及其他,根据美团2019年财报,新业务及其他这部分业务一年收入204亿元,同比增长81.5%。毛利由2018年的负值43亿元增至2019年的正值人民币23亿元,毛利率由2018年的负值37.9%改善为2019年的正值11.5%。2019年11月美团Q3的财报电话会议中,王兴表示,共享单车是2020年核心的一个投资领域,公司将继续在共享单车业务上投入,增加营销包括品牌推广方面的投入。关于哈啰的盈利,李开逐告诉《中国企业家》,共享单车和助力车在2019年“有一些毛利”,“随着业务规模的持续发展及效率的持续提升,2020年是实现整体盈亏平衡是可以预期的”。李开逐表示,可以谨慎乐观地认为共享单车是能赚钱的,至少可以做到在不亏损的情况下持续发展。此前哈啰出行全国运营总监周树枫2019年9月曾对外表示,哈啰单车整体已经在全国200多个城市实现盈利(包括折旧车辆)。与共享单车相比,共享电单车的盈利能力更强,电单车成为单车玩家下一个竞争重点。“共享电单车在县城是刚需,每15分钟2元,客单价在5-6元,一天一辆车大约可以被骑4-5次。”云造科技创始人兼CEO邱懿武告诉《中国企业家》,共享电单车企业的盈利情况都不错。云造科技的主营业务之一是为共享电单车运营商提供SaaS服务。三巨头对电单车早有布局。滴滴于2018年1月开始运营“街兔电单车”,2019年6月电单车事业部与滴滴出行单车事业部整合升级为两轮车事业部。摩拜在2017年7月就发布了摩拜助力车。共享电单车的地位在哈啰内部也有所提升。2019年7月,哈啰出行将内部负责电动车租售平台业务的电动车平台事业部独立为一级部门,业务等级上与哈啰单车平行。李开逐对《中国企业家》表示,电单车将成为下一个行业竞争重点。哈啰在电单车行业大概占整个市场60%以上,第二名不及哈啰一半。“该行业发展相对单车晚一些,基本还是增量市场,很多玩家进来也主要是拓展市场,短期内格局不会变成零和博弈。”李开逐说。目前受制于一线城市政策,电单车市场主要集中在低线城市。北京在2017年9月出台《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指出“不发展电动自行车作为共享自行车”。其他城市也发布了类似文件,不鼓励共享电单车的发展。“我们还是以纯粹商业的角度来看待共享单车,期望它能提供用户价值、同时可以自我造血实现可持续发展、长期服务于用户,而不是成为一个什么入口。”李开逐说。“三国杀”战局走向何方2019年,共享单车从“双寡头”时代进入“三国杀”时代:哈啰出行、美团单车和青桔单车三足鼎立。青桔的新一轮融资是否会让这一行业重燃战火、重蹈烧钱大战的“覆辙”?在李开逐看来,“三国杀的局面已经形成,现在的竞争不会再重复2017年那种盲目烧钱、过度投放、违背商业规律、不考虑商业模型的情况,更多还是围绕产品的体验、运营的效率来展开。”现状是,共享单车市场已经饱和,投放量的增长空间小,一线城市状况尤为突出。2019年8月,滴滴和美团宣布在北京将按现有报备投放车辆数的50%减量,并全部领回由各区集中清理存放的车辆,于2019年年底前实施完成。如何做好存量市场、从粗放式经营转为精细化运营是三国杀竞争的关键。此外,三国杀的竞争也涉及两轮生态及本地生活生态间的竞争。作为本地生活领域巨头,对美团而言,单车的流量作用凸显。王兴在2019年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广告营销收入永远是美团非常看重的一个板块。通过美团单车,美团能够进行更好的营销推广,包括进一步提升用户使用量,同时也能够进一步使用户通过共享单车入口进入到美团生态体系中。哈啰单车也已加入本地生活的竞争中。2019年6月,哈啰出行、宁德时代、蚂蚁金服出资10亿人民币成立合资公司,推出换电服务。2020年4月,该公司获得中恒电气2亿元投资。哈啰出行APP近日进行改版,首页罗列了吃喝玩乐、查路线、借钱存钱、电台FM等入口。在“吃喝玩乐”板块里,限时秒杀酒店、餐饮优惠券。李开逐表示,出行和生活服务高度关联,期望哈啰发展成为一个以出行为基础的综合生活服务平台。这是一个长期坚持的目标,目前还处于各种尝试的早期阶段。今年哈啰会继续深耕两轮出行领域,在四轮出行及新业务尝试上也会加大投入,拓展业务布局。影响这场新单车战役走向的,或许正是这些单车之外的尝试。

2020年04月18日 22:05